跳出分數的框框 讓孩子愉快學習

 作者:侯瑞芳姑娘

學校社工

香港聖公會小學輔導服務處

  「咯、咯」輔導室響起門聲,一位眉頭緊縐的母親帶同女兒找輔導人員面談。那位母親拿著女兒的成績單,訴說如何辛勞地教導女兒,但成績往往強差人意。

  「我每天下班後便抽時間與她溫習,不明白為何成績還是這樣差。」說著,那位母親不禁哽咽起來。作為輔導人員此時必須先安撫求助者的情緒,表示體諒親職家長的辛酸和壓力,令那位母親感到被明白和被體諒才能說下去。

  「為什麼女兒用功溫習,仍容易忘記已學的生字?寫字時經常漏寫或加多筆劃或字,出現「鏡影字」?抄寫速度亦甚緩慢。我懷疑她有讀寫障礙!」那位母親似乎對讀寫障礙有一定的認知。根據她的描述,確實有點疑似讀寫障礙,但作為一個謹慎的輔導人員,當然並不能就此輕易判斷。我接過成績單一看,各主科皆及格,數學還有70多分呢!再看看那位一直安靜寧聽,不發一言的孩子,腦內已有很多假設問題需要更多資料,心中亦盤算著該如何支援這個家庭。

  那位孩子名叫靜兒,是位小五生,人如其名,非常斯文安靜,家中有個年長一年的姐姐,入讀同校的精英班,成績當然名列前芧。相反靜兒在班中是個毫不起眼的份子,不太喜愛與人交談,與姐姐截然不同。靜兒媽媽認為對女兒期望不高,但結果總是令她失望,漸漸對女兒多責備少鼓勵。

  現今教育界廣泛提倡不同特殊學習困難的支援策略,能提升家長的認知,與校方合作協助孩子,更減低標籤化的負面影響,使家長較易接納不同的調適。不過是否學習表現稍遜、成績不達標的學生便有學習障礙﹖是否冠以這樣的「名銜」才能夠降低家長心目中的高期望,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﹖

安排評估 衝破障礙
  為靜兒安排教育心理學家作評估前,我邀請老師填寫〈香港小學生特殊學習困難行為量表〉(教統局提供的初步評估量表),結果初步顯示靜兒有讀寫障礙。我再向家長及老師收集靜兒的功課,溫習,默書樣本,發覺靜兒的字體端正,行間裡只發現一、兩個「鏡影字」,其中一篇作文草稿上寫著︰「家長日那天,媽媽帶我找侯姑娘,說我的成績如何差,我很不開心,不禁哭起來…」,腦海中浮現靜兒那天的樣子,開始想是否家長的高期望、比較及負面態度握刹了孩子的信心和動機﹖若孩子質疑自己的能力,對自己亦失去了信心,還有動力繼續向前走嗎﹖

影響學習的各種因素
  在評估的日子前,我仍不斷教導靜兒媽媽嘗試多正面鼓勵及讚賞,協助建立孩子自信心,亦嘗試了解靜兒學習成效欠理想的其他因素。靜兒在國內出生,沒有上過正式幼稚園,只有媽媽在家中指導,隨父母來港後便入讀小一,欠缺學習基礎對其理解及吸收有一定的影響。父母來港後,為生計疲於奔命,在緊張的工作、家庭的壓力下,在子女的學習上投放太多時間變得有點奢侈。

  此外,有西方學者指出自尊感與學習動機的高低有著密切的關係。自尊感較高的學生能在挫敗中繼續嘗試,不易放棄。反之,自尊感較低的學生很容易被外來因素打擊,變得不願嘗試。自尊感的培養在於孩子在何種環境下成長,靜兒的母親常拿她與姐姐比較,而靜兒說話細聲,缺乏眼神接觸,明顯是欠缺自尊感的表現。母親恨不成材,對靜兒的負面指責漸漸形成女兒被動、不敢言及不願嘗試的性格,這樣更不能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,對靜兒的成長有很大的影響。

  除了家庭,學校是孩子另一個重要的學習地方,孩子在鼓勵關愛的氣氛下,有助提升學習動機。若能給予孩子多些有意義的參與,皆有助提升歸屬感、自信心,進而提高學習動機。可惜靜兒被動和不願嘗試的性格,往往令老師不其然地忽略了她。

  綜觀以上的各種因素,似乎各方面都未能為靜兒提供充裕的空間讓她慢慢進步、慢慢成長。

放下包袱 跳出框框
  經過兩個小時順利的評估後,靜兒主動要求與媽媽一同聽取評估結果。教育心理學家指靜兒並沒有特殊學習困難,反而有很強的分析及聯想力,只是認字能力較弱,但問題並非嚴重,只要教導靜兒一些技巧,很快便會有進步。聽到結果後,靜兒感覺輕鬆了,臉上展現難得的笑容。靜兒媽媽亦明白以往的管教對女兒帶來的壓力才造成不理想的結果,並不是女兒能力上出現問題。

  其實,孩子能擁有自尊感名學習動機便是達至成功的不二法門。無論有否特殊學習障礙,家長都需要花多些心血、多些時間、多些鼓勵去培育自信自愛的孩子,協助孩子認定個人目標,漸進式的不斷提升,箇中當然少不了不斷的鼓勵和讚賞,令孩子在失敗和氣餒中,亦能重新站起來,繼續面對成長中的挑戰。若家長能因材施教,為孩子定下合理的期望,讓他們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學習,成果或令人更滿意呢!

後記
  靜兒其後主動報名參加義工服務,透過探訪社會中弱勢社群,培養獨立、主動及探究的態度。靜兒現在人開朗健談了,能放膽大聲說話。靜兒媽媽亦不再提及讀寫障礙,只接教育心理學家給予有關學習技巧的資料,慢慢地嘗試改變以往的管教模式。

(資料來源:教育統籌局網頁《認識及幫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– 教學指引》)

2013-07-22